您好! 歡迎訪問河北企業服務網!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河北工人報企業服務網 > 維權服務維權服務
我們該拿什么保衛婚姻?
時間:2016-7-18 9:50:40 瀏覽:460次

    今年7月11日,國家民政部公布的《2015年社會服務發展統計公報》顯示,去年,中國依法辦理離婚手續的共有384.1萬對,“粗離婚率”(離婚的次數或離婚的對數除以總人口數)為2.8‰。相比2002年中國“粗離婚”率僅有0.90‰,13年來,粗離婚率逐年攀升。

    從微觀上看,石家莊裕華區人民法院婚姻家庭法庭的法官們通過辦理案件,也認同離婚率不斷走高的觀點。他們在談到離婚時說,女性起訴、“80后”、“長期分居”、“婚外情”、沖動等,都是粗離婚率增長所繞不開的關鍵詞……

    愛情、感情是個人之間的私事,然而,家和萬事興,婚姻則是社會“公事”。安居樂業、柴米油鹽,經濟、社會、文化等各種因素,都會投射在婚姻家庭生活上,直接或間接影響人們的幸福感,影響著粗離婚率的變化。透過重大社會變化和重要社會規則變動,也許我們能夠發現保衛婚姻家庭和諧發展的“秘訣”。

    1

    休息探親的缺失

    是否是壓垮婚姻的“稻草”

 

    一向十分和善隨和的楚老頭,辦了一件讓領導和同事們非常不能理解的事。2015年6月,他領了退休證后辦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找律師打勞動官司,狀告單位侵害其休息休假權利。

    老楚是石家莊市一家事業單位的職工,從事后勤門衛工作。他說,他每天上班12小時,兩周才能休一個公休日。倒班時,36個小時都要吃住在單位,節假日也得正常排班工作。他沒有時間照顧生病的老人,沒有時間管孩子,夫妻感情也因此變淡,他覺得自己活著特別不如意……

    聞聽老楚打官司,單位領導親自找到老楚家中,跟他說,若是家里經濟困難,或者治病需要錢,單位愿意出錢,多的話也可以借他給……老楚堅決地拒絕了。他說,多少錢也換不回失去的休息休假時間,換不回受到的不公平待遇……

    “工作時間太長,家就像旅館,睡覺、吃飯、換洗衣服,夫妻生活、家庭生活被壓縮到極致。”裕華區法院婚姻家庭法庭的法官們在辦案中發現,一方長期在外,夫妻兩地分居,女方一人在家帶孩子、照顧老人,生活壓力等都得自己扛。精神的空虛寂寞往往是靠網絡、靠手機填補,夫妻感情因空間疏理而變淡。若夫妻互不理解,彼此又不善于溝通,“網絡情人”便會乘虛而入……夫妻分居、工作太忙,也許不是導致離婚的直接原因,但一定是壓垮婚姻的若干“稻草”中的一根。

    法官們的總結或許只是主觀感受,而權威統計則具有其代表性。今年2月29日,國家統計局發布《2015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數據顯示,2015年,全國農民工總量27747萬人,比上年增長1.3%。其中,外出農民工16884萬人,增長0.4%;本地農民工10863萬人,增長2.7%。河南學者的問卷調查顯示:26.2%的農民工一年或超過一年才回家一次,29.7%的在外務工者一個月或更長時間才通過手機等通信手段與家人聯系一次。當被問及丈夫長期不在,情感是否感到孤獨時,70.0%的被訪者的回答是肯定的。

    更深的原因也許是在效率優先政策的主導下,依靠長時間工作來提高產值的模式,已經影響到了職工群眾的婚姻家庭生活。一位不愿具名的工會干部認為,休息休假與支付加班工資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其實,很多企業、職工和工會干部,甚至包括社會有關方面,都存在認識誤區。職工的休息休假權,不僅僅是職工恢復體力,更是作為人、家庭和社會活動所必需的時間自由和人身自由。因此,《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構建和諧勞動關系的意見》中明確規定,休息休假權是職工的基本權益,是需要切實依法保障的五項權利之一。最高層已經開始關注這些問題了,希望權威部門和有關機構有具體的行動。

    探親待遇是不是只有國家機關、事業單位和國有企業人員才享有?這是包括律師在內的廣大法律工作者們的一大困惑。1981年3月6日,第五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17次會議批準了《國務院關于職工探親待遇的規定》,1981年3月14日,國務院公布施行。從制定機關、制定層級來看,其應約束全部用人單位。但是其第2條規定:“凡在國家機關、人民團體和全民所有制企業、事業單位工作滿一年的固定職工,與配偶不住在一起,又不能在公休假日團聚的,可以享受本規定探望配偶的待遇……”今天,非國有企業能否適用、如何適用該規定,人民法院在辦案中也很為難。

    大量人員流動導致“分居婚姻”成為一種社會現象,過長時間工作侵占家庭生活也十分普遍。問題不難發現,解決難度卻不小,一位企業負責人說,市場競爭已使每個企業“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單個企業無力從根本上改變現行勞動用工和企業發展的游戲規則,這種拼人力、拼成本的傳統競爭模式,只有通過“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才能實現轉型發展。

    2

    “婚姻醫生”的缺失

    是否讓夫妻矛盾“小病拖大”

 

    在人們眼中,李姐太出色了。她燒得一手好菜,衣著、生活都很講求品味,對婆家人、娘家人都很大方,就連親戚朋友也沒有不認可她的。工作上,她更是一把好手,從公司財務干起,如今做建設工程已是能獨當一面。同時,李姐也收入不菲。相比之下,李姐的丈夫似乎總是時運不濟,不是干完工程后欠款追不回,就是遇人不淑,工程款項被人騙走,損失不小。起初,李姐尚能同意用家里的錢替丈夫堵“窟窿”,但時間長了,一個人賺的大把鈔票,總是讓另一人賠出去,久勸無用,就傷了夫妻感情。李姐的婚姻亮起“紅燈”,要么離婚,要么維持有名無實的婚姻“軀殼”,兩個人都很痛苦,甚至為此影響了孩子的學業。

    “夫妻對共同所有的財產,有平等的處理權。”這是我國《婚姻法》的原則規定。最高人民法院出臺的《婚姻法司法解釋一》對此具體規定,“應當理解為:(一)夫或妻在處理夫妻共同財產上的權利是平等的。因日常生活需要而處理夫妻共同財產的,任何一方均有權決定。(二)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對夫妻共同財產做重要處理決定,夫妻雙方應當平等協商,取得一致意見。”但是,如今家庭財產的數量和增長已不同于以往,夫妻之間的問題,既有日常生活支出和財產處理的矛盾,更有非因日常生活處理財產的矛盾,還有其他矛盾,夫妻沖突該如何處理和化解呢?

    在學者們看來,中國已經從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男主外、女主內”的“主從”模式,發展到現在普遍的夫妻“共治”模式。其中,女性的變化最大。“上得廳堂、下得廚房”,過去的男性擇偶標準,如今基本成為女性得“標配”。特別是網絡廣泛普及的今天,除少數偏遠地區,所謂“頭發長、見識短”的“家庭婦女”已基本退出歷史舞臺。但是,舊權威消失了,而新權威、新機制、新方法卻尚不到位。雖然有人懷念“夫唱婦隨”的過去,但畢竟我們不能退回過去了。

    “女性過于強勢對婚姻不利。”法官們發現,近年來,女方提出離婚訴訟的比例較高,已經超過男方訴請離婚數量;女性能干是好事,但在家庭生活中女方過于強勢,容易導致婚姻解體;再者,經濟因素對家庭的粘合作用在降低,男性家庭暴力也極易導致難以挽回的婚姻破裂。為降低離婚率,裕華區法院探索建立離婚冷靜期制度,引入“婚姻家庭指導師”診斷婚姻家庭的“病根”,取得了較好的社會效果。他們認為,“清官難斷家務事”的觀念在今天應徹底摒棄。人吃五谷雜糧,難免會生病。家庭處在網絡影響、社會變革的復雜環境中,婚姻也會“生病”,也同樣需要引入專業力量,像“婚姻醫生”,就可以給瀕臨破裂的婚姻查出病根、給出良方,及時、主動處理好夫妻矛盾。近年來,最高人民法院已啟動“家事審判”的探索和改革,正是回應這一社會變化。

    在心理醫生和專業的婚姻指導師的眼里,夫妻沖突并不僅是二個人之間的心理問題,而是都帶著各自父母的“心理定式”介入;地域間的文化傳統差異,也一定會投影在“跨區婚姻”的夫妻沖突中。傳統“和稀泥”式的調解,雖能起到不良情緒發泄的功能,其短處也十分明顯。家庭施暴者既是“加害者”,也是心理疾病的受害者。而根治“潔癖”、“網癮”等心理亞健康、心理疾病,只能通過專業指導或專業治療。隨著社會發展變化,心理健康、溝通技術及“愛的藝術”應不同于過去,應有更高的要求和體驗。提前、主動尋求婚姻家庭指導師、心理醫生等專業人士的幫助,有助于在矛盾早、小、少的狀態下解決夫妻沖突,保衛好自己的婚姻家庭。另一方面,國家也應幫助和支持這些專業力量的發展。

    3

    “8年共有”規則的消失

    低成本是否是離婚“推手”

 

    一位女職工嫁給一個大學生,住進了男方父母提供的一套新婚住房,開始了外人看來很幸福的婚姻生活。六年多時間里,女職工不僅生養孩子,而且勤奮工作。她掙下的工資,除了購置基本家用電器,甚至沒有給自己添置過什么像樣的衣服,家庭收入基本上都供丈夫讀書了。丈夫從碩士讀到了博士,因為彼此生活的分離,加上各方面的差異變化,夫妻感情走到了盡頭——離婚成為必然。

    人們盡可認為男方是現代“陳世美”,在道德上大加指責,但是,對張家口兩級法院的法官們而言,則是該如何分割夫妻共同財產,落實公正司法、公平合理的斷案。這起案件中的房產雖然值錢,但是根據婚姻法司法解釋三的規定,卻不能按夫妻共同財產分割,而其他可供分割的財產幾乎沒有……

    張家口的兩位法官投書專業刊物,稱:在家庭財產因一方消耗轉為個人的人力資源時,離婚分割共同財產中充分考慮,應盡快將“家庭勞動”等家庭付出進行價值量化,以維護婚姻家庭付出較多一方的合法權益……

    1993年11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出臺的《關于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財產分割問題的若干具體意見》(法發[1993]32號)曾規定:“一方婚前個人所有的財產,婚后由雙方共同使用、經營、管理的,房屋和其他價值較大的生產資料經過8年,貴重的生活資料經過4年,可視為夫妻共同財產。”據此,如果離婚分割夫妻共同財產,則住房等財產也應分割。

    但是,我國《物權法》出臺后,上述司法規定不斷受到批評。《婚姻法司法解釋三》則規定:“婚后由一方父母出資為子女購買的不動產,產權登記在出資人子女名下的,可按照婚姻法第十八條第(三)項的規定,視為只對自己子女一方的贈與,該不動產應認定為夫妻一方的個人財產。”據此,既然是一方財產(通常是男方提供婚房),就不存在分割問題,而家務勞動等家庭付出(通常是女性),現階段又沒有進行量化的規則,受到損害的往往是家庭付出較大的一方。

    “沒有感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從打離婚得到單位開證明信的“麻煩”,到閃婚、閃離的“方便”,我們實際上經歷了兩個極端。省婦聯一位長期研究婦女權益的同志說,離婚成本太高,用經濟捆綁夫妻,固然不可取。但是,離婚沒有成本或者成本太低,同樣是不可取的。因為如此以來,對婚姻過錯方而言,不僅放縱了他們違反夫妻相互忠實的法定義務,放縱了他們違反撫養未成人的法定義務,而且更是對不道德者的放縱。

    從總體上看,女性在離婚中往往是受損害較大的一方,離婚也對未成年人成長不利。現行規則過分注重的婚姻自由原則,應以適當程序和方式加大婚姻過錯方的責任,適當提高離婚成本。

    ■本報記者賀耀弘

 

上一條:延遲退休影響幾何?
下一條:職工拒簽勞動合同 單位未及時辭退支付二倍工資
政策法規
維權資訊
維權案例
媒體關注
維權申請
信息推薦
石家莊綜合保稅區與國際接軌與…

[詳細]
小微企業孵化園發展的調查報告
“WDXR”1+6服務平臺項目解讀
石家莊各中學嚴禁宣傳高考升學率
省會橋西區三家企業成為河北省女職工…
友情鏈接
河工新聞網 | 河北省榜書網 | 冀企管家 | 河北人才網
會員服務 | 誠聘英才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河北企業服務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河北供求網 河北名企網榮譽企業-河北企業名錄已收錄
免責聲明:本站部分圖片來源網絡,版權歸原創作者或原公司所有,如果您認為我們侵犯了您的版權,請告知,我們立即刪除!
浙江福彩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