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歡迎訪問河北企業服務網!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河北工人報企業服務網 > 維權服務維權服務
職工因違紀被解聘 索要二倍賠償金敗訴
來源:河北工人報 時間:2019-6-15 15:39:58 瀏覽:30次

勞動合同是以單位和個人平等的名義簽訂的,因此,雙方的地位和原則也是平等的。用人單位不能欺負勞動者,但勞動者也不能任性而為,不服從用人單位的合理安排。根據《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用人單位可以跟職工解除勞動關系的情形有14項。大致分為兩種情形:第一,勞動者嚴重違反用人單位規章制度的。違法用人規章制度,比如長時間請假、擅自曠工超過一定時間,用人單位如果有規定可以解除勞動合同,也是可以的。第二,勞動者嚴重失職,營私舞弊,給用人單位造成重大損害的。這種情況用人單位不僅可以解除勞動者甚至向勞動者索賠。當用人單位違反《勞動合同法》規定的解除勞動合同的情形時,用人單位應當支付勞動者經濟補償金雙倍的賠償金。那么,究竟什么情況下勞動者可以索要經濟補償金呢?

■案情回放:            

職工多次遲到曠工被解聘

張某自2016年11月27日起入職邯鄲市某面粉公司,雙方簽有書面勞動合同,最后一份勞動合同有效期限自2016年11月28日起至2018年3月1日止。張某月工資3480元,由崗位工資1200元、職能津貼2200元及年限津貼80元構成;工作時間是周一至周五早8時至12時、下午12時30分至5時。公司以指紋考勤的形式進行考勤管理。

2017年1月22日,某面粉公司對張某作出除名的處分決定,并口頭提出解除勞動合同。張某向仲裁委提出申請,請求該公司撤銷對自己的除名處分的決定;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標準二倍的賠償金20000元;支付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2月10日的工資5360元。

某面粉公司則認為,公司以是張某多次遲到、曠工為由與其解除勞動合同的,且張某在入職時已詳細閱讀了員工手冊,該手冊中關于員工考勤管理制度中規定了“累計曠工6天以上的,按嚴重違反公司考勤制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的有關規定,不應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張某未到公司領取工資,并非公司拖欠。

某面粉公司認可解除勞動合同的事實,同時,表示與張某解除勞動合同的原因是因為張某2017年度曾多次遲到早退、累計曠工6天以上,嚴重違反了公司《員工考勤管理制度》。為此,該公司提交了《員工考勤管理制度》、《2016年度考勤記錄》、《2016年度打卡記錄》和《關于對張某的處分決定》等加以證明。

《員工考勤管理制度》第五條第一款載明,“沒有打卡,……一律以曠工處理;8:45-11:30未經請假且沒到崗者,計曠工半天……;16:30前未經請假且離開公司者計作半天曠工。”第六條第三款載明,“一年累計曠工不得超過6天,否則予以除名。”《2016年度打卡記錄》的內容顯示:張某2016年度累計遲到69次、曠工50.5次。

張某對公司出具的考勤記錄和打卡記錄不認可,但未能提交相關證據證明自己并未違紀。

張某提出某面粉公司未支付其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2月10日的工資5360元。對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月22日期間未支付工資的情況,某面粉公司予以認可,并提出2017年1月22日解除勞動合同后,張某沒有再為公司提供勞動。而張某未就其于2017年1月22日后仍在某面粉公司的安排下提供勞動進行舉證。

仲裁委經過審理后裁決:某面粉公司一次性支付張某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月22日期間的工資3001.38元;駁回張某的其他請求。

■專家觀點:            

對單位處分決定不認可

應提供有力證據

北京市信利(石家莊)律師事務所張雪敏律師介紹,《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之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本案中,某面粉公司就其與張某解除勞動合同的原因是張某2016年度多次遲到早退、累計曠工6天以上的說法提交了《2016年度考勤記錄》和《2016年度打卡記錄》予以證明。張某雖對《2016年度考勤記錄》和《2016年度打卡記錄》的真實性不予認可,但其未能提交足以反駁《2016年度考勤記錄》和《2016年度打卡記錄》真實性的相反證據,也沒有就自己的說法進一步提供其他證據予以佐證,因此仲裁委采信了某面粉公司的說法。張某于2016年度累計曠工6天以上,未履行其作為勞動者的勞動義務,明顯屬于違反勞動紀律行為,某面粉公司以此為由作出的解除勞動合同決定,并無不妥當之處。張某要求某面粉公司撤銷對其作出的除名處分決定,并支付其違法解除勞動合同經濟補償金標準的二倍的賠償金的請求依據不足,不能獲得支付。

某面粉公司于2017年1月22日對張某作出解除勞動合同的決定,張某未就其于2017年1月22日后仍在某面粉公司的安排下提供勞動的主張提供相應的證據予以證明,故仲裁委對其的說法不予采信。但是無論是何原因,面粉公司沒有支付張某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月22日期間的工資,應視為拖欠其勞動報酬。勞動者享有獲取勞動報酬的法定權利,某面粉公司應支付張某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月22日期間的工資3001.38元。  

■本報記者張莉慧

上一條:工傷職工“違紀” 單位能否解除勞動關系
下一條:省法院公布十起環境資源案件(上)
政策法規
維權資訊
維權案例
媒體關注
維權申請
信息推薦
石家莊綜合保稅區與國際接軌與…

[詳細]
小微企業孵化園發展的調查報告
“WDXR”1+6服務平臺項目解讀
石家莊各中學嚴禁宣傳高考升學率
省會橋西區三家企業成為河北省女職工…
友情鏈接
河工新聞網 | 河北省榜書網 | 冀企管家 | 河北人才網
會員服務 | 誠聘英才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河北企業服務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河北供求網 河北名企網榮譽企業-河北企業名錄已收錄
免責聲明:本站部分圖片來源網絡,版權歸原創作者或原公司所有,如果您認為我們侵犯了您的版權,請告知,我們立即刪除!
浙江福彩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