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歡迎訪問河北企業服務網!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河北工人報企業服務網 > 維權服務維權服務
省法院公布十起環境資源案件(上)
來源:河北工人報 時間:2019-6-10 15:16:46 瀏覽:43次

 一邊是有些單位公積金短斤少兩,一邊是部分壟斷單位、國企繳納高標準公積金以達到避稅目的。一些企業擅自提高公積金繳存比例與數額,然后,職工以虛假購買、裝修住房的證明把公積金變現。旨在幫助職工解決住房難題的公積金政策,在某些單位演變成了為職工牟取高額福利,逃避稅收的工具,這顯然不符合公積金政策的初衷。本來應該給窮人雪中送炭的公積金政策,結果成了為富人錦上添花,這里面的問題,值得各方深思。


■“自愿投入巨資”       

折抵“維修超標排放”

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與秦皇島方圓包裝玻璃有限公司大氣環境污染責任糾紛公益訴訟案


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以下簡稱中國綠發會)的住所地在北京市,由國家民政部注冊,專門從事環境保護公益活動。法院對中國綠發會作為環境公益訴訟原告的主體資格予以確認。

秦皇島方圓包裝玻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方圓公司)的住所地在秦皇島市,2011年成立,從事各種玻璃包裝瓶生產加工,因超標排放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大氣污染物,被秦皇島市海港區環境保護局多次罰款。

2016年,中國綠發會對方圓公司提起環境公益訴訟后,方圓公司加快了排污設備升級改造進程,經環保驗收合格后,方圓公司再次投入1965萬元,為四座窯爐增設脫硝脫硫除塵備用設備一套。

一審法院查明:方圓公司于2015年3月18日繳納行政罰款8萬元。中國綠發會提起公益訴訟后,方圓公司自2016年4月13日起至2016年11月23日止,分24次繳納行政罰款共計1281萬元。一審法院確認,損害期間從行政處罰認定發生損害時起至環保部門驗收合格為止。經法院委托環境保護部環境規劃院環境風險與損害鑒定評估研究中心進行鑒定,損害數額共計154.96萬元,判決上述費用由方圓公司付至秦皇島市專項資金賬戶,用于秦皇島地區環境污染治理修復工作。方圓公司在國家媒體上向民眾賠禮道歉。

中國綠發會不服,向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主要理由為:在鑒定時間段之前,方圓公司仍有違法排污行為,并受到行政處罰,鑒定的時間應予延長。

二審法院審理查明,在一審鑒定時間段之前,方圓公司確有違法排污行為并受到行政處罰,對此方圓公司無異議。其辯稱,是在排污設施升級改造過程中產生的超標排污現象,并非惡意排放。

二審法院認為,關于方圓公司在鑒定超標排污時間段之前存在超標排污的侵權事實,造成的損害及修復費用如何確定問題,由于方圓公司于2015年2月與專業公司簽訂承包合同,對其四座窯爐配備的環保設施進行升級改造,其超標排污行為確實是在環保設施升級改造過程中出現,雖然行為具有違法性,但在超標排污受到行政處罰后,方圓公司積極繳納行政罰款共計1280余萬元,其超標排污行為已受到行政制裁。在提起本案公益訴訟后,方圓公司加快了環保設施的升級改造,并在環保設施驗收合格后,再次投資1965萬元建造了一套備用排污設備,是秦皇島地區首家實現大氣污染治理環保設備開二備一的企業。

《環境保護法》立法目的,體現了保護與發展并重原則。環境公益訴訟在強調環境損害救濟的同時,亦應兼顧預防原則。本案訴訟過程中,方圓公司在其安裝的環保設施驗收合格后,出資近2000萬元再行配備了一套環保設施,以確保生產過程中環保設施的穩定運行,大大降低了再次造成環境污染的風險與可能性。方圓公司自愿投入巨資進行污染防治,是在中國綠發會一審提出“環境損害賠償與環境修復費用”的訴訟請求之外實施的維護公益行為,實現了《環境保護法》第五條規定的“保護優先,預防為主”的立法意圖,具有良好的社會導向作用。綜合考慮方圓公司在企業生產過程中超標排污行為的過錯程度、防污措施及治污成本等因素,對于方圓公司在一審鑒定環境損害時間段之前的超標排污造成的損害予以折抵,維持一審法院依據鑒定意見判決的損害賠償數額。

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企業被判罰后        

再被檢察機關民事索賠

邢臺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檢察院訴寧波緊固件有限公司等被告民事公益訴訟案


公益訴訟起訴人邢臺市人民檢察院。被告:邢臺市寧波緊固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邢寧公司),住所地在邢臺市開發區。被告趙建輝、游月鋒、游運莊三人,根據本案事實的生效的刑事判決,現均在邢臺監獄服刑。

2014年10月,趙建輝、游月鋒,以深澤縣鑫源化工有限公司名義,與邢寧公司洽談處理廢鹽酸業務。邢寧公司明知二人無處置危險廢物資質,仍將本公司產生的廢鹽酸以每噸300元的低價(正規公司處置費每噸3000元)交由二人處理。自2014年10月20日至2014年11月18日,趙建輝、游運莊利用與游月鋒、案外人趙建峰合伙購買的冀JH7217/冀JU896掛罐車,先后九次從邢寧公司運出廢鹽酸407520千克,傾倒進石家莊晉州市小樵鎮泥安村村北800米、深澤縣耿莊街道辦事處耿莊村南300米之間的路西坑塘水面內。2014年11月30日,趙建輝、游運莊第十次運輸44960千克廢鹽酸途中,被公安機關查獲。

經專業檢測,涉案罐車裝載廢液PH值酸性較強,超出儀器監測范圍(PH值<0.1)。2016年4月8日,邢臺市環境監測站受邢臺市公安局開發區分局委托,對邢寧公司精線車間應急池內水樣進行采樣分析后,檢測結果為:水樣狀態為有色、混濁、有味,PH值<1酸性較強。2016年8月29日,山西省環境污染損害司法鑒定中心受邢臺市公安局開發區分局委托,對趙建輝、游運莊傾倒進案涉坑塘水面的407520千克危險廢物(廢鹽酸)所造成的生態環境損害數額進行鑒定,鑒定意見為:生態環境損害數額2399477.76元。邢臺市公安局開發區分局為此支付鑒定費125000元。

法院認為,邢寧公司生產過程中產生、處置的廢鹽酸,屬于國家規定的危險廢物。邢寧公司明知趙建輝、游月鋒不具有危險廢物處置資質,為了降低費用,仍以正常處置價格十分之一的低價,將本公司產生的廢鹽酸交給趙建峰、游月鋒處理,并以與趙建輝、游月鋒簽訂虛假購買液堿合同、假稱趙建輝所運廢鹽酸為氯化亞鐵的形式,掩蓋其違法處置廢鹽酸的行為。且罔顧《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第五十三條的規定,在長達一個多月的時間內,對趙建輝、游運莊先后十次從其公司外運廢鹽酸的行為,不記錄、不檢查、不向環保部門報備。在公安機關偵查期間所形成的趙建輝、游運莊、游月鋒的供述及邢寧公司李志強、宋香峰、張敬賓、任紅、孟凡磊等公司職員的陳述,均證實:邢寧公司具有違法處置廢鹽酸的主觀故意,客觀上與趙建輝、游月鋒、游運莊三人的違法傾倒廢鹽酸污染坑塘水面行為緊密銜接,共同導致了環境污染的結果,應該承擔對坑塘水面環境污染進行修復的賠償責任。已經生效的邢臺經濟開發區人民法院(2016)冀0591刑初116號刑事判決書、邢臺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冀05刑終141號刑事裁定書均認定,邢寧公司單位構成污染環境罪,故邢寧公司應當承擔因污染環境罪而造成的環境污染侵權責任。邢寧公司違法將廢鹽酸低價銷售給趙建輝在先,被告趙建輝、游月鋒、游運莊購得廢鹽酸運到坑塘傾倒在后,兩者行為直接結合,共同導致了本案坑塘水面污染,構成共同侵權。被告邢寧公司應和被告趙建輝、游月鋒、游運莊共同承擔環境侵權連帶責任。

邢臺市中級人民法院判決:一、被告邢臺市寧波緊固件有限公司、被告趙建輝、游月鋒、游運莊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將傾倒坑塘水面407520千克危險廢物(廢鹽酸)所造成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金2399477.76元、鑒定費125000元,總計人民幣2524477.76元支付至邢臺市中級人民法院賬戶;二、被告邢臺市寧波緊固件有限公司、趙建輝、游月鋒、游運莊對上述總賠償金額2524477.76元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四人擅挖河砂謀利     

被判賠款、填平并領刑

石家莊市長安區人民法院審理的檢察院訴劉占軍等被告民事公益訴訟案


公訴機關暨附帶民事公益訴訟起訴人石家莊市長安區人民檢察院向長安區法院提起訴訟。四被告人劉占軍,劉占勇、劉占宏、李朋,均系石家莊市平山縣平山鎮王母村人。2016年5月至2017年9月14日,四被告人合伙投資砂場,各占25%股份。四被告人雇傭工人用挖掘機在滹沱河河道內挖砂,用洗砂機加工后,以每噸15元的價格出售。經河北省地礦局石家莊綜合地質大隊《核查報告》核查查明,該采礦區截至2017年9月14日,開采建筑用砂礦產資源量共12081立方米。經石家莊市涉案物品價格鑒證中心認定,市場價格為人民幣144972元。該采砂點經非法開采后形成南北長約120m、東西寬約45m、深約2m的水坑,影響河道穩固平順,生態環境遭到破壞,社會公共利益受到損害。平山縣水務局意見,利用沙土回填水坑,回填至與周邊灘地基本齊平,消除安全隱患。審理期間,劉占軍家屬已將該采砂點用沙土回填。經平山縣水務局驗收,已消除安全隱患。四被告人已繳納礦產資源損失費144972元。

法院認為,四被告人違反礦產資源法的規定,在未取得采礦許可證的情況下擅自采砂,情節嚴重,公訴機關指控四被告人犯非法采礦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指控罪名成立。四被告人合伙投資經營砂場擅自采砂,系共同犯罪。附帶民事公益訴訟起訴人提出四被告人承擔修復灘地、賠償國家資源損失責任的主張事實清楚、證據充分,對該訴訟請求予以支持。被告人劉占軍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系坦白,依法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劉占宏、劉占勇、李朋,自動投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依法可以從輕處罰。審理期間,四被告人已經繳納國家礦產資源損失費,并將采礦點回填,消除了安全隱患,對四被告人可酌情從輕處罰。被告人劉占軍系在緩刑考驗期內又犯罪,依法應當撤銷緩刑,數罪并罰。

最終判決:撤銷河北省石家莊市新華區人民法院(2013)新刑初字第139號刑事判決書對被告人劉占軍的緩刑部分。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萬元(已繳納)。其他三被告人劉占宏、劉占勇、李朋,均犯非法采礦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期間一年至二年不等,均處罰金人民幣1萬元(均已繳納)。責令被告人劉占軍、劉占宏、劉占勇、李朋,賠償國家礦產資源損失144972元(已繳納)。

■農家院挖滲井         

排放有毒物質

滄州市東光縣人民法院審理的檢察院訴被告人楊青云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案


公訴機關暨附帶民事公益訴訟起訴人東光縣人民檢察院,以楊青云為被告,向滄州市東光縣人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2017年5、6月份,楊青云在網上聯系購買了四噸桶裝廢甲醇,但因廢液熱值太低,無法銷售。2018年5月,因為天氣炎熱,存放在其院內的廢液散發出刺鼻的氣味。為處理這些廢液,楊青云將約700斤廢液直接傾倒至自家院落的滲井內,因氣味太大,未傾倒剩余的廢液。經鑒定,楊青云排入其院內滲井的廢液屬于具有浸出毒性特征的危險廢物,其院內的滲井不具備防滲功能。因楊青云家院內滲井中的自來水管破裂,傾倒的廢液滲入其所在的東光縣大單鎮洼里高村自來水管網,造成該村自來水管網污染,村民正常供水被中斷約20日。東光縣公安局委托鑒定,支付鑒定費30000元。為消除危險,東光縣大單鎮人民政府代為履行職責,于2018年8月13日,委托專業公司處理污泥以及遺留在現場的其他廢液,支付危險廢物處置費用105468元;為履行本案公告程序,東光縣人民檢察院支付公告費1000元。

法院認為,被告人楊青云違反國家污染物排放規定,通過自家院內的滲井排放具有浸出毒性的危險廢物(屬有毒物質),嚴重污染環境,其行為已構成污染環境罪,依法應追究刑事責任。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與罪名成立,應予支持。被告人當庭自愿認罪,酌情從輕處罰。遂判決:一、被告人楊青云犯污染環境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零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10000元。二、附帶民事公益訴訟被告人楊青云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東光縣公安局30000元,賠償東光縣大單鎮人民政府105468元,賠償東光縣人民檢察院1000元。三、附帶民事公益訴訟被告人楊青云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在滄州市市級報紙上刊登致歉聲明,向東光縣大單鎮洼里高村全體村民賠禮道歉,內容應先由法院審定;如逾期不履行,法院將在相關媒體上公布生效判決書的內容,費用由楊青云承擔。

■涉案醫療廢物         

能“說清”者無罪

邢臺市橋西區人民法院審理的檢察院訴高彥周等被告人污染環境案


公訴機關邢臺市橋西區人民檢察院,以隆堯縣凱美通橡膠制品廠(下稱凱美通橡膠廠)法人代表高彥周、西安市泰達環保科技有限公司(現名稱為西安泰達環保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泰達公司)副總經理蘇士林為被告,向邢臺市橋西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2014年間,高彥周經營的美通橡膠廠,通過網絡發布廣告信息,蘇士林所在公司經營醫用廢棄輸液瓶的回收處置加工銷售。蘇士林與高彥周取得聯系后,雙方商定,由泰達公司給凱美通橡膠廠提供醫用輸液瓶橡膠蓋。泰達公司分別于2014年6月26日、2014年7月7日、2015年4月16日,三次向凱美通橡膠廠銷售“碎橡膠”,泰達公司記載出庫數量分別為23910公斤、33040公斤、24850公斤。凱美通橡膠廠收貨后作為原料生產再生橡膠,但沒有相關賬目和入庫記載。2015年11月7日,有關部門對凱美通橡膠廠進行了檢查,發現該廠露天堆放含有一次性醫療手套、輸液器、注射器、針頭等醫療廢物。經稱重,一次性手套為945公斤,其余7.10噸。環保部門認定凱美通橡膠廠非法處置醫療廢棄物,對該廠作出了行政處罰。

法院認為,被告人高彥周經營的企業在使用橡膠輸液瓶蓋作為原料生產再生橡膠制品中,發現原料中存在醫療廢物,該物品屬于國家列入危險廢物名錄的廢物,高彥周應當預見到不當處置會造成環境污染,但其違反國家關于環境保護的規定,指令工人隨意露天堆放。經稱重,危險廢物達八噸以上。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辦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二)規定,應認定為嚴重污染環境,被告人高彥周行為構成污染環境罪。被告人高彥周供認所查獲的醫療廢物,系在被告人蘇士林所在企業供應的橡膠輸液瓶塞中夾帶,但不能提供證據佐證;被告人蘇士林承認,三次向被告人高彥周企業供貨,但稱均為碎橡膠輸液瓶蓋,沒有夾帶醫療廢物。通過分析被告人高彥周供述,其在蘇士林供貨時間、數量、付款時間等方面不確定一致;其經營的企業對于所購原料無書面記載,企業員工也不能證明醫療廢物來源。通過分析被告人蘇士林供述,三次向高彥周企業供貨的情況與其所在公司賬目記載及相關證人證言證明一致,其供述的所在公司回收、加工、銷售環節等情況與公司員工證言相符,無證據證明蘇士林從該公司運出醫療廢物。公訴機關指控蘇士林犯罪僅有同案被告人高彥周供述,高高彥周所經營的企業存放的醫療廢物是否蘇士林運送,并不具有排他性,即不能排除醫療廢物有其他來源的可能。故合議庭認為證據不足,不能認定蘇士林有罪。被告人高彥周非法處置醫療廢物的方式系在本企業存放,沒有造成污染土地、水源等實際危害,到案后認罪態度較好,且系初犯,予以從輕處罰。

遂判決:一、被告人高彥周犯污染環境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二、被告人蘇士林無罪。

■本報記者賀耀弘

上一條:職工因違紀被解聘 索要二倍賠償金敗訴
下一條:訴訟中先后5次虛假陳述一男子被罰款10萬元
政策法規
維權資訊
維權案例
媒體關注
維權申請
信息推薦
石家莊綜合保稅區與國際接軌與…

[詳細]
小微企業孵化園發展的調查報告
“WDXR”1+6服務平臺項目解讀
石家莊各中學嚴禁宣傳高考升學率
省會橋西區三家企業成為河北省女職工…
友情鏈接
河工新聞網 | 河北省榜書網 | 冀企管家 | 河北人才網
會員服務 | 誠聘英才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河北企業服務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河北供求網 河北名企網榮譽企業-河北企業名錄已收錄
免責聲明:本站部分圖片來源網絡,版權歸原創作者或原公司所有,如果您認為我們侵犯了您的版權,請告知,我們立即刪除!
浙江福彩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