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歡迎訪問河北企業服務網!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河北工人報企業服務網 > 維權服務維權服務
飼養動物添樂趣謹防傷人擔責任
來源:河北工人報 時間:2019-3-4 10:57:25 瀏覽:148次

 隨著職工群眾生活水平的日益提供,飼養動物正在成為人們的生活中的一部分。生活小區、建筑工地、街角公園等地方,遛狗等現象變得十分常見。但是,近年來飼養動物傷人的事件不斷增加,為此而發生爭執甚至引起法院訴訟的也不少見。職工群眾飼養動物要遵法守章,比如遛狗拴繩,可以有效地減少其傷人惹禍。再者,知悉飼養動物傷人的侵權規則,也能有效地減少不必要爭議的訴累。


    案例一:

    工地竄出大型犬

    撲倒行人誰擔責


    ◆基本案情:

    2016年12月10日上午10時,張某某騎行三輪車(車上有乘車人薛某某),途徑廊坊市某建筑安裝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建安公司)承建的某項目工地時,被工地里跑出的大型犬撲到,致使張某某、薛某某受傷(另案訴訟)。張某某到某醫院住院治療19天,花費醫療費56506.59元;張某某另有護理等項損失。

    建安公司稱,他們不是該大型犬的飼養者和管理者。該犬的飼養人于某某僅負責給工地上的工人提供飲食,與公司并不存在隸屬關系。本案屬于交通事故,應先由交警部門做出交通事故責任認定。

    張某某以建安公司、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為被告,向廊坊市廣陽區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法院審理

    庭審中,張某某撤回了對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起訴,一審法院依法準許。

    一審法院認為,張某某被施工工地內跑出的大型犬撞倒致傷,建安公司不能證明該大型犬的飼養者或管理者另有其人,故應認定建安公司是該大型犬的飼養者,應由其對張某某的損害承擔賠償責任。張某某的事故損失有:醫療費56468.09元、護理費3240元、精神損害賠償金酌定為2000元。張某某要求被告賠償交通費524.01元、停車費140元、餐費313元,未提供相應證據,法院不予認可。

    一審判決,建安公司賠償張某某醫藥費56468.09元、護理費3240元、精神損害賠償金2000元。

    建安公司不服一審判決,上訴至二審廊坊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法院經審理查明,一審認定的事實屬實,二審法院予以確認。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上訴人建安公司應否承擔侵權責任。一審中,兩個出庭證人的證詞雖不完全相同,但二人陳述案發過程的主要事實基本一致。結合張某某在一審中提交的其他證據,可以認定張某某系被從建安公司施工工地內跑出的大型犬,撞倒所騎行的三輪車致傷。因建安公司對其施工的整個工地負有全面管理責任,所以對其施工工地里飼養的大型犬也理應負有管理責任。因其管理不善,造成大型犬跑出造成他人損害,且沒有證據證明,損害是因張某某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故依照侵權責任法的規定,應由建安公司承擔侵權責任。至于該大型犬的具體飼養人是誰,并不影響上訴人作為管理者責任的承擔。根據已查明的事實,本案并非道路交通事故,無需交警先行處理。一審法院確定案由為飼養動物損害責任糾紛,并依照侵權責任法的相關規定判處并無不當。

    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權益提醒

    施工單位在建筑工地飼養大型犬,應當依照管理規定采取安全措施,或者有效地制止工地人員飼養烈性犬的行為。近年來,建筑施工單位或者建筑工地從業人員在建筑工地飼養犬的現象比較多,尤其以大型犬或者是烈性犬居多,主要是為了協助保護工地財產安全。《侵權責任法》第79條規定,“違反管理規定,未對動物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第80條規定,“禁止飼養的烈性犬等危險動物造成他人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上述規定所稱的“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不應狹窄地理解為從事飼養或者管理的具體人員,而應是對飼養動物享有利益并且負擔風險的自然人或者法人、組織。建筑施工單位出資購買,或者指使其員工飼養犬只的,建筑施工單位無疑是“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即使是工地人員擅自飼養犬只的,因為建筑施工單位對建筑工地負有管理責任或者說是負有安全保障義務,建筑施工單位可以被視為“動物管理人”。除非建筑施工單位能夠證明該動物系“遺棄、逃逸的動物”,應由他人負責。


    小區遛狗不拴繩 撞傷孩子要賠償

    案例二:


    ◆基本案情

    軒軒(男,2006年9月19日出生,學生)及其父母和曹某、凌某(二人系夫妻關系)均在保定市安新縣某小區居住。2017年6月3日下午6時左右,軒軒在小區院內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耍。曹某在小區院內遛狗,但未對狗采取安全控制措施。曹某的狗在來回跑動時,與軒軒發生碰撞,導致軒軒摔倒受傷。軒軒受傷后,被送往安新縣醫院救治。因傷勢較重,當日被送往河北大學附屬醫院進行住院治療,經診斷為:左側尺橈骨骨折。軒軒在河北大學附屬醫院共進行了三次住院治療,支出醫療費用為合計為27130.62元。

    軒軒受傷后,曹某、凌某僅給付軒軒1000元。

    因軒軒的父母與狗的主人曹某、凌某就賠償一事不能達成一致意見,軒軒作為原告,軒軒的父母作為法定代理人,將曹某、凌某起訴至一審安新縣人民法院。

    ◆法院審理

    一審法院認為, 軒軒與曹某、凌某飼養的寵物狗發生碰撞后,導致軒軒受傷。對此事實,雙方陳述一致,予以確認。關于是軒軒踢的狗,還是狗撞的軒軒,雙方陳述不一致。雖然雙方均沒有證據證實其主張,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七十九條的規定:“違反管理規定,未對動物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因曹某、凌某當時未對寵物狗采取安全措施,從而導致軒軒受傷。故曹某、凌某應對軒軒的損害后果承擔侵權責任。

    軒軒系未成年人,其父母未盡到監護義務,也應承擔一定的責任。綜合考慮雙方的過錯程度,曹某、凌某對軒軒的損害后果承擔70%的責任較為適宜。

    一審法院作出(2018)冀0632民初553號民事判決:曹某、凌某賠償軒軒各項經濟損失共計人民幣23272元。駁回軒軒的其他訴訟請求。

    曹某、凌某不服一審判決,向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二審查明的其他事實與一審查明事實一致。2018年10月10日,二審法院作出(2018)冀06民終4007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權益提醒

    公共場所遛狗應當按照管理規定拴繩或者身抱。《侵權責任法》第79條規定,“違反管理規定,未對動物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第78條規定,“飼養動物造成他人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能夠證明損害是因被侵權人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擔或者減輕責任。”《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4條規定:“飼養動物致人損害的侵權訴訟,由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就受害者有過錯或者第三人有過錯承擔舉證責任。” 本案中,軒軒一方對自擔30%責任的一審判決未提出上訴,二審判決駁回曹某、凌某的上訴、維持原判也符合法律規定。


    案例三:

    路遇羊群被撞傷 查明事實遇難題


    ◆基本案情

    2017年1月13日中午,白某某驅趕羊群時,路遇1951年出生的聾啞人呂平妮(化名)。呂平妮被白某某家的羊頂撞受傷,呂平妮于當日16時,由白某某及呂平妮的親屬二人護送,入住靈壽縣醫院進行治療。入院記錄的主訴部分載明:呂平妮左股部外傷后疼痛,活動受限約2.5小時;現病史部分載明:入院前約2.5小時前被羊撞倒,傷及左股部,當即疼痛,不能站立活動。門診行X線檢查后,以“左股骨骨折”收其入院。2017年2月19日,呂平妮出院,共計住院37天,花費醫療費31500元。

    白某一、白某二、白某三等三人曾調解糾紛,雙方曾經同意除新農合報銷外,由呂平妮承擔20%的醫療費、白某某承擔80%的醫療費。后白某某不同意出醫療費,遂未調解成。為此,呂平妮訴至一審靈壽縣人民法院。

    ◆法院審理

    被告白某某等辯稱:原告呂平妮是自己摔傷的,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是白某某家的羊將她撞傷;三個證人證言推理呂平妮的傷是由羊撞傷的,推理錯誤。

    一審法院認為,民事審判不同于刑事審判所要求的證明標準。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108條規定,“對負有舉證證明責任的當事人提供的證據,人民法院經審查并結合相關事實,確信待證事實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應當認定事實存在。”據此,我國民事審判中采用的證明標準,原則上是“高度蓋然性”標準。即,已經達到相信存在極大可能或非常可能如此的程度。本案中呂平妮一方的證人白某一、白某二、白某三均曾就案涉事件參與了調解,亦都證明雙方曾達成過口頭協議。白某某雖對該三人的證言不認可,認為該三人系受他人控制,并經他人授意才出此證言,但未提供足以證實的證據。因此,對該三人的證言,法院予以采信。根據該三人的證言,并結合庭審中雙方的訴辯,已經達到了民事審判的證明標準。因此,呂平妮的傷系由白某某家的羊所撞傷的事實,法院予以確認。

    一審法院判決:白某某等賠償呂平妮醫療費、伙食補助費、護理費、營養費、鑒定費、殘疾賠償金、精神撫慰金、交通費,共計49100.4元;駁回呂平妮的其他訴訟請求。

    白某某不服,上訴至石家莊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期間,雙方當事人沒有提交新證據,二審查明的事實同一審一致。

    二審法院認為,根據雙方當事人的陳述和證人出庭作證情況證實,呂平妮所稱自己被白某某家的羊撞傷的事實已形成了比較完整的證據鏈條,原判對該事實予以認定,認定事實正確。白某某稱呂平妮受傷系自己摔倒所致,沒有提供證據證實,對白某某的該項辯稱理由,法院不予采信。

    2018年7月23日,二審法院判決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權益提醒

    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在現實生活和在法庭上的行為不一致,違反誠實信用原則。現實生活中,飼養動物傷人過程較短,現場易遭破壞,目擊證人往往是涉事雙方(或一方)舉證的關鍵。因此,除在攝相頭下的飼養動物傷人外,事實和證據問題,一直是在處理飼養動物損害責任糾紛中的難點。一般認為,飼養動物損害責任采用“過錯推定”。即,《侵權責任法》第78條規定,舉證責任主要由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負擔。基本法院不能拒絕裁判的原則。民事案件事實的證明標準和事實認定一般采用“高度蓋然性”標準,對于當事人的“反悔”或者“反言”,則會采用更高的標準。


    大型犬出門未栓繩

    老人受驚摔倒討說法

    案例四:


    ◆基本案情

    2015年1月11日14時20分許,趙女士帶著未拴養的白色薩摩犬回家。當她行至某小區10號樓1單元樓下時,75歲的王奶奶因受到該大型犬的驚嚇致摔倒受傷。事發當日,王奶奶報警,保定市公安局蓮池分局和平里派出所進行了出警,對趙女士及相關人員進行了詢問,并進行了案件登記。

    王奶奶受傷后,于2015年1月11日至20日在保定市某醫院住院治療9天,趙女士丈夫呂先生支付了此期間的住院費和護理費等費用。2015年3月16日至4月2日,王奶奶再次住院治療,進行了右側半髖關節置換術。王奶奶此次住院工17天,期間花費醫藥費42408.54元。王奶奶出院后購買輪椅一輛,花費1000元。王奶奶由其女兒王某護理,王某無固定工作。保定市法醫鑒定中心《司法鑒定意見書》鑒定意見:王奶奶傷情構成九級傷殘。

    王奶奶訴保定市某醫院醫療損害責任糾紛一案(案號[2016]冀0606民初1575號),經王奶奶申請,法院委托北京明正司法鑒定中心作出《司法鑒定意見書》,意見為醫方過錯與患者(王奶奶)損害后果之間存在次要因果關系,建議參與度20%~40%。王奶奶為此支付鑒定費17000元。涉案犬所有人為呂某,自2015年1月10日至發生本案事故期間,涉案犬由呂先生、趙女士豢養,未辦理養犬登記牌。

    因賠償事宜協商未果,王奶奶以呂先生、趙女士為被告,向保定市蓮池區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

    ◆法院審理

    一審法院認為,《保定市市區養犬管理實施細則》中明確規定:薩摩犬屬于市區二環內禁養犬種;犬只外出,應當佩戴嘴套,并使用長度不超過1.5米的束犬鏈(繩)牽領或身抱。同時,為犬只佩戴養犬登記牌;養犬人應當攜帶清理糞便的工具,及時清理糞便,并主動避讓老年人、殘疾人、孕婦和兒童。呂先生、趙女士在飼養禁養犬過程中,放任其自由在小區公共區域活動,對損害結果具有主觀過錯以及直接的因果關系。趙女士帶涉案犬回家時,未使用束犬鏈或身抱,造成王奶奶受傷,呂先生、趙女士具有過錯,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關于王奶奶主張各項損失,法院認為,(一)王奶奶主張醫療費42408.54元,扣除統籌支付,法院支持9695.86元……王奶奶以上各項損失共計58714.77元。其中,王奶奶在[2016]冀0606民初1575號案件中所主張的醫療費等總計51211.26元,與本案重復。故對上述費用,根據本案《司法鑒定意見書》,酌定呂先生、趙女士承擔70%,即35847.88元。綜上所述,呂先生、趙女士共賠償王奶奶各項損失共計43351.39元(58714.77元-51211.26元+35847.88元)。

    一審判決,呂先生、趙女士賠償王奶奶各項損失共計43351.39元;駁回王奶奶的其他訴訟請求。

    呂先生、趙女士不服一審判決,向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二審查明的其他事實與原審查明的事實一致。

    對呂先生、趙女士上訴否認涉案等項主張,二審法院認為,趙女士在2015年1月11日案發當日,曾經公安部門詢問并進行了筆錄,明確了本案的發生過程。結合在公安部門在2015年11月26日,對案外人呂某青所做的詢問筆錄中,明確陳述了呂先生、趙女士是夫妻,案涉犬是其姐姐呂某送給其叔叔呂先生領養等內容。考慮呂先生、趙女士系夫妻關系,呂先生的母親居住在該單元202室等因素,并綜合雙方證據,可以認定,案發時,趙女士、呂先生即使非涉案犬的所有人,也應視為其是涉案犬的管理人。趙女士提供的其居住地雖與案涉犬侵權地不屬同一小區,但并不必然影響其成為案發時涉案犬的管理人。比較雙方提交證據的證明力,王奶奶一審提交的和平里派出所卷宗中對趙女士及案外人呂某青詢問筆錄的證明效力要明顯高于呂先生、趙女士提交的錄音和證人證言。雖然趙女士在二審中否認該筆錄的真實性,但其未提交足以支持其上訴主張成立的相關證據。呂先生、趙女士主張王奶奶出行必須有人陪伴并無事實及法律依據。王奶奶在事發后遵醫囑進行鍛煉符合常理。呂先生、趙女士主張其因鍛煉導致骨折,未提交相關證據佐證。

    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權益提醒:

    犬只等飼養動物驚嚇他人造成人身損害的也應當賠償。《侵權責任法》第78條規定,“飼養動物造成他人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能夠證明損害是因被侵權人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擔或者減輕責任”。飼養動物的咬扯、碰撞等攻擊造成他人的人身損害或者財產損失,是最為常見的飼養動物損害責任類型。但是,飼養動物與受害人沒有直接接觸,受害人過于害怕或者躲閃不當造成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同樣應當承擔侵權責任。對于侵權民事責任的分擔,需要根據飼養動物類型、安全管理措施、受害人過錯等具體確定。

    ■本報記者賀耀弘

上一條:假外包 自用工 侵害勞動者合法權益
下一條:村證房賣出十年遇拆遷 賣房人怎能私領拆遷安置補償款?
政策法規
維權資訊
維權案例
媒體關注
維權申請
信息推薦
石家莊綜合保稅區與國際接軌與…

[詳細]
小微企業孵化園發展的調查報告
“WDXR”1+6服務平臺項目解讀
石家莊各中學嚴禁宣傳高考升學率
省會橋西區三家企業成為河北省女職工…
友情鏈接
河工新聞網 | 河北省榜書網 | 冀企管家 | 河北人才網
會員服務 | 誠聘英才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河北企業服務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河北供求網 河北名企網榮譽企業-河北企業名錄已收錄
免責聲明:本站部分圖片來源網絡,版權歸原創作者或原公司所有,如果您認為我們侵犯了您的版權,請告知,我們立即刪除!
浙江福彩双色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