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歡迎訪問河北企業服務網!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河北工人報企業服務網 > 維權服務維權服務
“安責險”來了 雙份賠償可否兌現?
來源:河北工人報 時間:2018-7-9 10:29:10 瀏覽:461次

   醞釀試點多年后,“安全生產責任保險”(以下簡稱“安責險”)終于落地。繼2014年新的《安全生產法》第48條規定,“生產經營單位必須依法參加工傷保險,為從業人員繳納保險費。國家鼓勵生產經營單位投保安全生產責任保險。”自2018年1月1日起, 國家安全監管總局、保監會、財政部三部門制定的《安全生產責任保險實施辦法》(以下簡稱安責險辦法)開始施行。“安責險”與工傷保險是什么關系,受傷職工能否獲得雙份賠償呢?

    ■案情:                    

    企業發生安全生產事故

    向保險公司索賠事故罰款

    2014年7月,某公司向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保險公司)投保了“安責險”,保險期限自2014年7月4日上午零時至2015年7月3日下午24時。附加雇員死亡賠償險,每次事故每人賠償金額20萬元。投保人、被保險人均為某公司,繳納保險費共計36120元;同年9月3日,羅某井下作業時被石塊砸中,經搶救無效后死亡。9月24日,楊某作業時觸電,經搶救無效后死亡。事故發生后,公司分別與羅某家屬、楊某家屬簽訂了《工亡補償協議書》,分別約定,一次性賠償羅某家屬58.8萬元、楊某家屬59.8萬元。

    當地人社部門對這兩起事故進行了工傷認定。2015年4月22日,羅某家屬獲得了當地工傷保險管理中心支付的賠償款563381.40元,楊某家屬也獲得了當地工傷保險管理中心支付的賠償款568984.80元。

    某公司申請保險賠償,保險公司審核后同意支付某公司兩次事故保險賠償金額33000元、43000元。另外,某公司因兩起事故被當地生產監督管理局每次分別罰款20萬元,共計40萬元。某公司要求保險公司按附加雇員死亡賠償條款或其實際損失(包括罰款),賠付每次事故賠償限額20萬元,共計40萬元。

    ■一審:                    

    保險公司應按損失補償原則   賠償差額

    某公司認為,兩次事故被行政職能部門罰款共計400000元屬于損失,保險公司認為400000元的罰款不屬于法律意義上的損失。

    一審法院認為,某公司向保險公司投保的是安全生產責任險,是以被保險人對第三者依法應負的損害賠償責任為保險標的的保險,罰款不屬于該保險標的的范圍,故某公司的罰款不屬于保險范圍內的損失。且根據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平安安全生產責任保險條款》第八條第(二)項的規定,罰款、罰金及懲罰性賠償,保險人不負責賠償,故某公司的罰款,保險公司不負責賠償。

    安責險是以有形或無形財產及相關利益為保險標的的一類補償性保險,屬于財產保險的范疇,財產保險適用“損失補償原則”,即一方面被保險人在保險合同約定的保險事故發生后,保險人對其遭受的實際損失應當進行充分的補償,達到保險保障的目的;另一方面不能使賠償數額超過實際損失,使被保險人獲取額外收益而損害保險人的合法權益。本案中,某公司的實際損失為賠償給遇難者家屬的款項,根據損失補償原則,應減去從工傷保險機構獲得的工傷補償金,故某公司涉案的兩起事故實際損失分別為24618.6元、29015.2元。綜上,平安保險某分公司應支付某公司兩次事故保險賠償金分別為24618.6元、29015.2元。共計53633.8元。

    一審判決:責令保險公司支付某公司支付羅某、楊某兩起事故的安全生產責任保險賠償款共計人民幣53633.8元。駁回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二審:                    

    按約定免責和免責慣例

    法院判決維持原判

    某公司不服一審判決,上訴稱,安責險與工傷保險是兩個獨立的保險法律關系,其法律依據不同、保險合同不同、保險主體不同且獨立繳納保險費。兩個合同是不同的權利義務主體,一審判決以財產保險適用“損失補償原則”,判決保險公司賠償某公司賠償死者家屬金額減去工傷保險機構賠償死者家屬的工傷待遇的差,沒有法律依據,屬于適用法律錯誤;

    二審審理查明的事實與一審認定的事實基本相同,予以確認。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是,保險公司是否應該按照某公司投保的附加雇員死亡保險條款支付某公司保險金40萬元。

    首先,附加雇員死亡保險合同附屬于安全生產責任保險合同,是雙方當事人自愿投保以及承保的,在投保單的投保人聲明一欄,某公司的蓋章應視為認可其收到相關保險條款,并同意相關免責條款。且雙方并不是第一次合作,雙方當事人之間在近幾年均簽訂了上述保險合同,并發生過理賠,即雙方之間所簽訂的保險合同均應視為其真實的意思表示,本案的處理應該嚴格依照所涉保險合同條款的約定。某公司提出的未收到條款從而免責條款不能生效的理由不能成立。

    其次,附加雇員死亡保險的保險責任在該保險的條款第二條明確為“在保險期間內,被保險人從事生產、建設、經營、儲存、使用等活動,因生產安全事故造成雇員死亡的,經縣級以上安全生產監督管理機關出具的《生產安全事故認定初步意見書》或縣級以上人民政府及其授權安全生產監督管理部門批復認定為生產安全事故,應由被保險人承擔經濟賠償責任的,保險人根據本保險合同的約定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不包括港澳臺地區法律)予以賠償”。通過以上條款可以確認本案所發生的兩起事故均符合上述約定的保險事故,保險人即本案保險公司應該按照保險合同的約定來支付保險金,同時,也明確了保險人承擔的保險責任是應由被保險人承擔的經濟賠償責任。

    再次,該保險條款第四條約定賠償限額為“每人死亡賠償金為20萬元人民幣”,該條明確了兩點,一、該附加雇員死亡險賠償的保險金性質是因被保險人雇員死亡而發生的死亡賠償金;二、保險公司應支付的每人死亡賠償金限額為20萬元,即不是一旦死亡一位雇員即賠償20萬元,而是死亡一位雇員最多賠償20萬元。在本案中,兩位雇員死亡后,某公司分別支付給死者家屬588000元、598000元,共計1186000元,而某公司投保的工傷保險支付了其中的1132366.2元,某公司自己實際承擔的賠償給死者家屬的金額共計53633.8元。

    最后,該保險條款第三條明確了主險安責險各項責任免除仍然適用于附加險,而在主險條款的第十條第(二)項已經明確了罰款、罰金及懲罰性賠償保險人不負責賠償,則某公司所主張的因事故而支付了40萬元的罰款損失并不在本案所涉保險范圍內,保險公司應承擔的保險責任是應由某公司承擔的經濟賠償責任,即事故發生后,某公司實際由自己支付給死者家屬的53633.8元,一審判決并無不當。

    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提醒:                    

    受害人應享有“安責險”

    與工傷險賠償

    “安責險”與人們熟知的“交強險”一樣,同屬于責任保險。即,責任保險以被保險人對他人依法應負的民事賠償責任為保險標的。“安責險”辦法第2條規定,安責險是指“保險機構對投保的生產經營單位發生的生產安全事故造成的人員傷亡和有關經濟損失等予以賠償,并且為投保的生產經營單位提供生產安全事故預防服務的商業保險。”簡稱來說,生產經營單位為被保險人,生產經營單位從業人員(包括勞動者,也包括不存在勞動關系的勞務派遣人員等)為保險責任的受害人、受益人。

    “安責險”具有行政法上的強制性。國家推行“安責險”的目標是,在安全生產領域充分發揮專業力量和經濟標桿,即,承保的保險人應當“為投保的生產經營單位提供生產安全事故預防服務”。與“交強險”所不同的是,“安責險”是“國家鼓勵生產經營單位投保”的商業保險,但是,“安責險”辦法第6條規定,“煤礦、非煤礦山、危險化學品、煙花爆竹、交通運輸、建筑施工、民用爆炸物品、金屬冶煉、漁業生產等高危行業領域的生產經營單位應當投保安全生產責任保險。”即,高危行業企業投保“安責險”屬于行政法上的義務。

    “安責險”的給付條件,應以生產經營單位發生的生產安全事故造成人員傷亡和有關經濟損失等為前提。簡稱來說,不是生產安全事故造成的人員傷亡和有關經濟損失,“安責險”無賠付義務。“安責險”辦法第16條規定,“同一生產經營單位的從業人員獲取的保險金額應當實行同一標準,不得因用工方式、工作崗位等差別對待。”第17條規定,“各地區根據實際情況確定安全生產責任保險中涉及人員死亡的最低賠償金額,每死亡一人按不低于30萬元賠償,并按本地區城鎮居民上一年度人均可支配收入的變化進行調整。對未造成人員死亡事故的賠償保險金額度在保險合同中約定。”

    生產安全事故的受害人應當獲得“安責險”與工傷保險的雙份賠償。《安全生產法》第53條規定,“因生產安全事故受到損害的從業人員,除依法享有工傷保險外,依照有關民事法律尚有獲得賠償的權利的,有權向本單位提出賠償要求。”《職業病防治法》第58條規定,“職業病病人除依法享有工傷保險外,依照有關民事法律,尚有獲得賠償的權利的,有權向用人單位提出賠償要求。” 生產經營單位履行了合理的(包括合法的)安全生產保障義務后仍發生造成人身財產損害的,與因未履行合理的安全生產保障義務導致生產安全事故發生,法律責任應當不同:前者為意外事故,只存在工傷保險責任,而后者為生產安全事故,生產經營單位應當承擔侵權性質的民事賠償責任和工傷保險責任,即,受害人可以獲得雙份賠償。

    本案是企業投保人、被保險與保險人之間的責任保險糾紛,一審以“損失補償原則”為由,判決保險人補差;二審則以雙方的免責約定、免責交易習慣和明確約定為由,維持一審判決的“補差”的結果。從本案司法效果看,發生生產安全事故的企業未因職工傷亡而獲益,個案公平得以實現。但從受害職工一方來看,受害人未得到充分的雙份賠償,發生生產安全事故的企業并未承擔其應負擔的法律責任,屬于吃國家工傷保險“大鍋飯”,降低了投保“安責險”的意義。究其原因,一般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2條規定明確,在工傷保險責任之外用人單位不存在其他民事賠償責任,因而成為落實雙賠的“絆腳石”。

    受害人可以直接起訴承保的保險公司。“安責險”辦法第15條規定,“生產經營單位應當及時將賠償保險金支付給受傷人員或者死亡人員的受益人(以下統稱受害人),或者請求保險機構直接向受害人賠付。生產經營單位怠于請求的,受害人有權就其應獲賠償部分直接向保險機構請求賠付。”工傷保險的給付屬于社會保險法律關系,而“安責險”的給付由《保險法》及“安責險”辦法調整,兩者不存在互相代替關系。

    ■本報記者賀耀弘

上一條:手機定位為“曠工”法院為何不予支持
下一條:父母出資為子女購婚房該歸誰?
信息推薦
石家莊綜合保稅區與國際接軌與…

[詳細]
小微企業孵化園發展的調查報告
“WDXR”1+6服務平臺項目解讀
石家莊各中學嚴禁宣傳高考升學率
省會橋西區三家企業成為河北省女職工…
友情鏈接
河工新聞網 | 河北省榜書網 | 冀企管家 | 河北人才網
會員服務 | 誠聘英才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河北企業服務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持:河北供求網 河北名企網榮譽企業-河北企業名錄已收錄
免責聲明:本站部分圖片來源網絡,版權歸原創作者或原公司所有,如果您認為我們侵犯了您的版權,請告知,我們立即刪除!
浙江福彩双色球